此页面需要javascript支持,请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

骑行在黑夜中

骑行
黑夜
共1092个字,阅读时间 5 分钟
阅读 

Image

骑行在黑夜中

周六,是夜。

不知不觉又宅了一天,百无聊赖之际,骑上电动车外出,感受些人间烟火。

褪去了白天的平和,夜晚的风迎面吹来,含蓄中夹杂着一丝凉意。路上不少的骑行者,都已经披上了外套。秋天就这么漫不经心的到来了。

骑在老城区的路上,路两旁的烧烤店,羊肉馆熙熙攘攘。老板们把准备好的折叠桌,摆了出来,放到了门口。不多时,几个屁股又挪了上去,谈笑风生。

当然,谈笑风生的可不止他们,一群代驾小哥也守在那里聊着天。他们穿着标志性的衣服,戴着标志性的头盔,骑着标志性的折叠电动自行车,等待着一场场晚宴的落幕。

我羡慕。

车开过一个寺庙,遇到了一个超长红绿灯。我拿出手机打开地图,规划着自己的路线。

忽然一个声音叫住了我,循声望去,一位看上去慈祥的老人,叫了我一下。

“小伙子,你知道观前街怎么走吗?”。我正好在看地图,于是向他指明了路线。

“小伙子,你能带我去吗?我到了给你 200 块钱。”

提到钱,我立即提高了警惕,毕竟天上掉下的馅饼99.99%都带着鱼钩呢。

脑海里瞬时闪过了各种场景,比如碰瓷,割腰子,做女婿等等,不寒而栗。赶紧以自己急着要去送外卖为由,拒绝了他的提议。

悻悻离开后,拐了几个弯,开过了几条街,到了一个车水马龙的城市主干道上。

前方又是一个十字路口,因为施工,路窄。不消几辆电瓶车,就把非机动车车道堵塞了。最前面的几个 "罪魁祸首",似乎在等待着左转,丝毫没有顾及后面直行的车辆。

而我本就漫无目的,于是便拿出手机临时性地刷了起来。

“麻烦让一下,麻烦让一下哈” ,一位女士急促地叫喊着。

我用余光一瞥,看到了一辆寻常的电瓶车,一个安装在踏板上的宝宝椅,一个病恹恹的儿童,和一个焦急的母亲。

我向前面大声喊去,“大哥,麻烦让一下,有急事!”,喊了几声,幸好左转的绿灯亮了起来,车流又开始流动了。

那位母亲转眼也到了路口,她左顾右盼,右盼左顾,抓住了一个时机,直行而去,转眼便开过了对面那盏,还在闪烁着的红灯。

望着逐渐模糊的背影,我希冀:晚风呵晚风,请吹地温柔些吧。

回家的路上,也不知道自己绕到了什么地方,几乎没有什么灯光,路上黑蒙蒙一片,只有偶尔过往的汽车来把前路给照亮。

我减速的同时打开了大灯,小心翼翼地驾驶着。

到将近快要到这段路的终点时,一阵刺眼的光从我的后视镜传来。

本想回过头看看是什么情况,一位蓝色的骑士,电光石火间便超过了我。

往前看去,那位追风的骑士后面坐着一个女孩,车尾还固定着一个蓝色的箱子,箱子上写着一些文字,亲切地询问着我饿不饿?

他们用我听不懂的欢声笑语交流着,马路内外两条车道,都充满了活泼的空气。

凝望着他们的背影,我不禁陷入了回忆。

待和他们驶离了灯火阑珊处,定睛一瞧,XX精密四个大字出现在女孩后背。

突然一阵强风袭来,我们都因为霎时的减速,被震了一下。

一个白色的塑料袋,从外卖箱子里飞了出来。

它一会被风吹到了天上,接受着世人膜拜,一会被风吹到了路上,被历史的车轮无情碾压。

一会儿,它被吹地瑟瑟发抖,没过一会它又借着风飞舞着,咆哮着。

就像那个最终挣脱枷锁的 唐吉诃德

© 2022 icebreaker 苏ICP备19002675号-2
version:1.3.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