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需要javascript支持,请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

在高温下瑟瑟发抖的老人们

elder-in-crash
老人
高温
瑟瑟发抖
共1708个字,阅读时间 9 分钟
阅读 

Image

在高温下瑟瑟发抖的老人们

今年夏天,天气不同寻常地炎热。在街上走走,不稍几步便大汗淋漓。马路上充斥着沥青融化的刺鼻的气味。手机上也收到了高温红色预警的短信,提醒我们要减少阳光暴晒,小心热射病啥的。我还特别查了一下热射病是啥,原来就是重症中暑啊。

在这种天气下,上班就显得稍稍难受一点点了。就我而言,我向来是开着电瓶车前往地铁站的。带上头盔一出车库,刺眼的阳光射入眼眸,辗转到小区门口,视野便加了一层绿色的滤镜。开上非机动车道,混入来来往往的车流和人海。开到十字路口等红灯,接受交警的头盔视察,踉跄着把车停到地铁口,把雨披盖上固定好以未雨绸缪。最后带着浸湿的后背,走进地铁站,如释重负。

这想必也是许多打工人的日常吧。

寻常现象中的不寻常

前几日,我日常在树荫下等待着红灯,无聊之际,环顾四周,注意到了旁边花圃里,乌央央站着一群人,穿着环卫的衣服在那里锄地,看上去应该是要搞绿化啥的。平常见得也比较多,这次定睛一瞧才发现,他们中虽有男有女,但几乎都是老人。在灼热的阳光下,他们黝黑的皮肤与栽植的灌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到了公司所在的写字楼,等电梯上楼,遇到保洁正在擦拭电梯,随后在保洁记录卡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时间。她也是一位老奶奶。我简单地聊了几句,发现这种工作还是相当辛苦的。工资不多,时间超长,全年无休息日。一天要在这待上14个小时,虽然有间歇性休息的时间,但算下来时薪低的很。

回顾我们的生活场景,可以看到大量从事这种环卫,杂工,门岗,保洁等工作的人,都是老人。为什么很多本该安享晚年的老人,还需要在外面廉价地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呢?

老无所依

首先我不排除,确实有一些老年人在退休以后,闲不下来而出去工作,从而排解寂寞,获取一些社会参与感。但是他们这类群体,应当不会去干这种辛苦且影响身体健康的活。

更多的情况是,残忍的现实逼迫这些老人重拾工作罢了。他们需要工作报偿维持生计,来补贴家用。

为什么?不是有养老金吗?

首先,我国的养老金水平并不高,中国城市职工月平均养老金约为3153.5元(2018年的数据),虽然每年基本养老金几乎都会上调,但这些钱在城市里,只能基本维持生计。一旦遇到一些疾病,这些钱就只是杯水车薪,更不要说还需要其他家庭成员,持续不断的照顾了,这一瞬间就拖跨了一个家庭。

而且更多来自于农村的老人,压根就没有养老金,他们只能靠儿女们的赡养和自己的劳动来维持生活。在今天这个"父慈子孝"的年代,老人们一旦失去劳动能力,就成了家里多余的人,甚至成了儿女的累赘。在家庭中根本就没有地位,能够不受气的吃碗饱饭就已经很不错了,根本没有幸福可言。

恶劣的工作环境

其次,当今社会,为这部分老人提供的岗位,大多工作环境恶劣。

这些没有特别的技能和资质老人,又没有足够的本钱去提前投资的话,只能去出卖苦力。在炎夏和寒冬的凌晨和深夜,进行室外工作。

但是转念一想,不止是他们的工作环境恶劣,其实我们都是。工厂流水线上的年轻人,在日复一日的高强度工作中,掏空了身体,掏空了生活,掏空了仅剩无几的希望。人只剩一具机械操作的躯壳,像牲口一样不停地干活,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,任何时候都得服从命令。

我们向来以为自由的美团,饿了吗和众包骑手又好到哪去呢?

昨天中午我点了一份外卖,迟到了大约一个小时,骑手也联系不上。后来联系了客服交涉,最终送达。问了一下送过来的那位骑手才知道,原来是之前那位骑手,摔了,他被安排去接替那位骑手的单。我问他,现在那位骑手身体可好?他也不知道,便匆忙离开了。

骑士,终究是要和时间赛跑的。同样,我们也在和父母老去的速度赛跑。

我们能做什么?

社会的大环境我们改变不了,我们只能从自己的实际出发,尽早的规划自己的财务状况,把家庭中的可能遇到的重大风险考虑进去。

就意外和疾病的角度,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,为家庭成员购买重疾险,医疗险,意外险等等。有养老金需求的也可以购买寿险。

同时避免无意义的开销:很多新消费,奢侈品等等买的时候很贵,买来的瞬间大量贬值。这部分价格,正是在为那种缥缈的阶级晋升的虚荣感买单,换一句话说叫智商收割。当然本身已经是那个阶级的人除外,你们才是真正的目标客户。

坚持进行财务投资,这方面投资自己比购买理财产品更好。

etc...

最后一站

深夜回家,到小区门口,看到一位老奶奶,戴着一顶草帽,佝偻着背,拎着一个硕大的,鼓囊着的蛇皮袋,站在一个公共垃圾桶旁。她从其他垃圾中,不断的翻找着,拿出几个瓶子塞入袋中里,随后把头伸入可回收垃圾中,继续翻找着,把一个塑料袋拿出来,解开,拿出瓶子之后再放回去,随后背起袋子颤颤巍巍地离开了,我想她应该前往了下一个垃圾桶。那也是我这种,徘徊在社会底层劳动者,即将前往的地方。

© 2022 icebreaker 苏ICP备19002675号-2
version:1.3.1